倾诉

【APH】魔法部的大小事(2)

我居然写了,好神奇,但是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吧…
这次虽然写了保加小天使,但是他的出场戏份我还不能确定,其实里面所有人的出场戏份我都不能确定…
我发现我有点不擅长写搞笑的…
前面一章戳头像。

在沿着丁马克指的方向走的时候并没有遇到基尔伯特,但是却遇到了来学校做礼拜的一对双子。学校有一个小教堂,有些住校的学生通常嫌教堂太远而不愿意去,所以这对双子通常会来陪一些学生一起在学校做礼拜。
“嘿!瓦尔加斯!”因为穿的是特定的白色长袍所以亚瑟一眼就认出了他们。罗尼知道亚瑟喊的是那两个人的姓,因为他们两个人都转过头来了,罗尼不想对亚瑟的懒吐槽了。
“该死的,居然遇到了你。”看着亚瑟靠近这对双子退后了一步“别靠近我们!”
“哥哥…”其中一个双子相对另一个双子的性格真的好太多了“亚瑟先生好,这位是?”
“这位是罗尼,新来的学生。”
“你好,我叫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这位是我哥哥罗维诺·瓦尔加斯,我们是双胞胎哦。”
——————————————————
瓦尔加斯双子:
费里西安诺:驱魔人,是镇上最大的教堂的继承人,罗维诺的弟弟,受天使爱戴的孩子,有一点魔法基础,天真可爱,喜欢帮助人们,曾经有过联手帮人们驱除家里的恶魔的情况。
罗维诺:驱魔人,费里西安诺的哥哥,性格不太好,喜欢发脾气,虽然本应该是他的继承者的位置拿给了费里西安诺,但心中并没有不满,相反并不想当驱魔人,比较喜欢吸血鬼猎人,有一定的魔法基础,曾经有联手帮人驱除家里的恶魔的情况。
——————————————————
“你好。”
“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你们每次都要退一步,这次连你也是。”亚瑟对着罗尼和瓦尔加斯双子说到。
罗尼退一步的原因是因为瓦尔加斯双子的身上居然挂着该死的十字架,其实吸血鬼并不怕十字架,只是以前的教堂为了坑钱让人们用银子做成十字架送来,刚好吸血鬼就是怕银子,而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用银子做十字架了,刚好他们身上挂的十字架就是银做的,让罗尼不得不退一步,况且他还在这两个人身上闻到了魔法的味道,让他不得不警惕一点。
“就这样吧,我们要走了。”罗维诺拉着费里西安诺急切的想离开这里“抱歉,亚瑟先生。”
亚瑟在原地做出了一个‘what the f**k’的动作目送他们离开,显然是没有意料到他们会这么的无情,罗尼猜测是因为他站在旁边而让那两个双子感到不舒服了,毕竟吸血鬼本来就是和这种东西是对立面的。
“whatever,我们走吧。”
他们又继续走了一段时间,罗尼已经大概了解这个学校了,一进大门就是操场,教学楼就在正前方,左边是小教堂,右边是篮球场,教学楼后面就更有趣了,除了宿舍和学生会室之外还有一整条商业街,还有散步的花园,大概是为一些长期不回家的学生准备的,还可以在这里开店赚钱,当然店面费是要给学校的。这个学校有两边的侧门,但是没有后门,学校后面就是小镇著名的魔法森林,据说拥有强大的魔法能量,但是罗尼没有感觉到,如果真的有的话那这个森林早就被一些邪恶的东西占领了。
之后他们在去吃中午饭的时候又遇到两个人,很不巧的是罗尼觉得这两个人也很危险,是东方的驱魔师。
“哎呀,好巧呀阿鲁。”
“亚瑟先生。”
“你们今天没有在平常那家中餐馆吃了吗?”亚瑟看到他们后就走过去和他们坐在了一起,其实罗尼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的,看他们的装束就知道是驱魔师一类的。
“偶尔换换口味嘛阿鲁。”
“这位是?”
“罗尼,新来的同学。”
“你好,我是王耀阿鲁。”
——————————————————
王耀:东方来的驱魔师,驱魔的方法与西方的有所不同,但是还是比较管用,因为家族有点事与本田菊在半年前一同前来,有一定的魔法基础,喜欢吃东西,总是留着长头发,说是驱魔的时候会用到。
——————————————————
“在下本田菊。”
——————————————————
本田菊:东方来的驱魔师,驱魔的方法与西方的有所不同,也和王耀的有所不同,因为家族有点事和王耀一起在半年前前来,同样喜欢吃东西,视吃的如命,平时很少生气,总是喜欢在身上带一罐盐,据说有些恶魔怕盐。
——————————————————
“你们好”罗尼不是很习惯东方奇怪的口癖和口音,但是看的出来他们并没有看出来罗尼是一个吸血鬼。
菜上了之后他们就开始聊了起来,等他们快吃完了之后亚瑟问了一句“你们看到基尔伯特了吗。”
“看到了阿鲁,之前看到他们朝左侧校门走去了阿鲁,估计是生意又来了阿鲁。”王耀边吃边回答他。
“这样啊…”亚瑟一副沉思的样子“我们找他有点事,现在去还来得及吗?”
“那你最好快点,要不然他门又不知道去哪里了阿鲁。”
就在罗尼还在思考他们究竟有什么事要找这个名叫基尔伯特的人的时候亚瑟就已经拉着他站了起来“那我就先走了。”
“慢走阿鲁。”
在走出门之后亚瑟就拉着罗尼狂奔了起来,罗尼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而此时在餐馆内一直没有开口的本田菊开口了“耀君…他们还没有付钱…”
在狂奔中的罗尼确认他听到了后面王耀传来的一声吼叫“亚瑟!!!我跟你没完!!!!”气的口癖都不见了想必是非常的生气吧。
“我说前辈啊…”罗尼决定还是叫亚瑟叫前辈吧“干嘛你总要去蹭吃的呢。”
“因为我没钱啊”亚瑟非常理所当然的说到“但是你想吃的话我也可以自己做,不过不是为了你喔!只是喜欢自己做而已!”
“谢谢…不用了…”听这句话就知道做出来的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继续这么蹭东西吃算了。
“切”亚瑟撇过头去非常不满的切了一声,做出了一副‘你根本不懂欣赏’的表情。
“什么啊!这个切是什么意思啊!你那表情是什么啊!”其实罗尼自己也没有钱,之前不小心杀了一个人——真的只是不小心的!!!——拿了点钱结果学费全交完了,现在身上也没有钱了,这么说遇到一个这样的前辈还挺好,只是他根本不吃这些东西。
“前辈,那个基尔伯特是做什么生意的啊。”
罗尼听到之前王耀说的想问一问,但是亚瑟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你的眼睛很红”牛头不对马嘴“那个基尔伯特也有一双漂亮的红眼睛,只是比你的要淡一点。”罗尼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他是吸血鬼与人类的混血。”
“!!?”
罗尼有点说不出话来,他不知道亚瑟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也许他一直都知道,但是他相信亚瑟并不会害他,要不然在刚才就把交到那四个人的手里了。
“前辈…你在说什么啊…”
“你自己心里清楚。”
“红色眼睛的人有很多啊,你还是非常稀有的绿眼睛呢。”
“那你为什么不吃东西?我看得出来你不想吃那些东西,所以我才帮你解决了一点。”根本就是你自己想吃吧啊喂!!“我相信你不会杀人的,对吧。”你错了,我杀过人,虽然是不小心的,那个人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插的全身是孔,血到处冒,当时太饿了忍不住,所以吸血鬼猎人才追杀我的!我根本没有杀他!他本来就是要死的!“就这样吧!我们再继续走走!”
这段谈话罗尼并没有承认自己是吸血鬼,亚瑟也没有点明,罗尼想了想也许只是亚瑟在试探他,重点是到最后罗尼也不知道基尔伯特是干什么的。
他们走到花园后看到了一个人正坐着石头上晒着太阳,那人穿着白色的大衣,还有一条白色的围巾,亚瑟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将罗尼带过去。罗尼走近就闻到他身上的味道,不是一般人能闻到的味道。
“你好啊,伊万。”
该死的,是个捕食者。
——————————————————
伊万·布拉金斯基:捕食者,生活在北方,一年前来到这里,喜欢温暖的地方,喜欢穿白色的衣服,喜欢结交朋友,但一般都是单独行动,因为经常会有人被他吓跑。
——————————————————
“啊呀,亚瑟君居然主动和我打招呼呢,好开心呢。”
“这位是新来的同学,罗尼。”
伊万眯着眼睛盯着罗尼盯了很久,似乎在确定他是否有危险,随后伊万才伸出手对罗尼打招呼。
“你好罗尼,叫我伊万就好了,希望能和你交朋友呢。”虽然伊万这么笑着,但是罗尼还是感觉到不舒服,他只希望伊万不要看出什么来。
“你好。”
他从来就不喜欢捕食者——捕食者就是指那些捕捉狼人,雪怪之类的人——他们总会和吸血鬼猎人相互交换情报,虽然狼人和吸血鬼的关系一直不怎么好,但是他们的对手似乎还挺和谐的,但是巫师和吸血鬼则是反过来的。
在他们找了几个借口离开后他不禁向亚瑟抱怨道“这个学校就没有正常人吗!还是说你认识的人都不怎么正常!”
“有啊,你面前就有一个。”
“你?”
“不,是他”亚瑟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站着的一个人,他们迅速的走了过去,走到那个人身边罗尼才发现不对劲,之前一直闻到狼人的味道还以为是伊万身上的,看来是这个人身上的。
等到罗尼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这个人已经死死的盯住自己了,罗尼立刻意识到不妙。
“路德维希,失礼了。”
“holy shit.”
果不其然,说完这句话这个名为路德维希人立即挥拳下来,罗尼立即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亚瑟跳开,看到被路德维希打到的地板都碎了。
——————————————————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半狼人,吸血鬼猎人,父母双亡,跟随同父异母的哥哥来到这里,想成为一个优秀的吸血鬼猎人,不喜言笑,对事情很认真,认为事情应该按照规律来。
——————————————————
“这就是你说的正常人?”
“这不是挺正常的吗?”
“你对正常的评定真奇怪!他是个狼人!!”
“我不知道啊!!”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路德维希又一次攻击了过来,罗尼将亚瑟摔到一边躲过了这个攻击,可不能跟狼人拼力气。罗尼在考虑要不要把路德维希引导伊万那边去,说不定可以让他们打起来,反正离得也不远。
就在罗尼这么想的时候他不小心摔倒了!摔倒了!?这可是个重大失误,就在罗尼看着路德维希的拳头打过来的时候一个人挡在了他的面前。
“够了!”
路德维希的拳头就这么在离亚瑟脸边一厘米处停了下来。愣了一会儿后路德维希把拳头收了回去。
“抱歉。”他看了看罗尼,又看了看亚瑟,似乎想给亚瑟解释罗尼是什么身份,不过也许是想到罗尼可能并不会伤到亚瑟所以他又默默的离开了,不过在走之前留了一个眼神好像是在说‘如果不是有人罩着你我早就把你打成碎片了’。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连亚瑟都没有反应过来“什么!?路德维希居然是一个狼人?”
“准确的说是半狼人。”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我以为他只是力气大了一点。”
“因为没有人给你说,估计其他人也不知道。”罗尼站起来之后决定找个地方好好坐下来休息一下,刚才都快把他的心脏吓出来了,倒是亚瑟看起来要好很多。“你怎么敢挡在我前面,你要知道狼人的力气是很大的,那一招要是他没有刹住车的话你的脑袋就飞了。”
“我知道他不会打到我的,我可是有天使的祝福。”你也未免太自信了一点吧!
罗尼也不想多说,刚才真的太危险了。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路德维希会突然攻击自己,就算狼人和吸血鬼的关系再不好他也不用这么激动吧,更何况他还是个半狼人。罗尼当然没有想到路德维希会同时是一个吸血鬼猎人。
“所以…现在呢?”
“我们再到处逛逛吧,只求不要再遇到路德维希了。”
最后他们还是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了一下,其中他们认识了一个乐器店里的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服装店的瓦修·茨温利和诺拉·茨温利;什么都有且价格逆天的店里面遇到了霍兰德·奥伦治和贝露琪·梅尔迪;一个和阿尔弗雷德长得很像的马修·威廉姆斯。终于到了晚上之后他们终于碰到了他们念叨了一天的基尔伯特,但是这可不是罗尼心里想的那样的。
“听说你们又接到生意了?”
“没有没有,只是出去玩了一圈。”
他们在这里谈笑风生,但是罗尼的心情可并不好,现在他们就坐在餐馆里吃饭,罗尼只能低着头尽量不与他们有眼神接触。刚才他们已经自我介绍过了,罗尼可知道这里坐着的都是些什么人。
——————————————————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情报贩子,喜欢自称为‘哥哥’经常在酒吧等地活动收集各种情报,喜欢红酒,美女,艺术,在遇到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后与他们组成组合,经常一起活动。
——————————————————
——————————————————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巫师猎人,性格阳光开朗,喜欢吃番茄,一开始和基尔伯特的关系不是很好,但是到后来也就慢慢熟悉了。
——————————————————
——————————————————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半吸血鬼,吸血鬼猎人,路德维希同父异母的哥哥,父母双亡后通过赏金来养活一家人,性格开放,开始和安东尼奥的关系不是很好,但是后来就熟悉了。
——————————————————
——————————————————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吸血鬼猎人,非常有男子气概的女孩子,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男孩子,和基尔伯特是一对冤家。
——————————————————
他们当然没有介绍自己是干什么的,但是罗尼看得出来,该死的是亚瑟明明知道这里有两个吸血鬼猎人还带他来,更该死的是这两个吸血鬼猎人就是追杀他的那个!要不是追他的时候两个打起来了罗尼可能就来不了这里了。不过好在他们似乎没有看到自己长什么样。
“你好像有点面熟。”伊丽莎白看着罗尼。
“我也觉得,而且味道很熟悉。”
噢,该死的半吸血鬼,该死的灵敏的嗅觉。
“你为什么不吃点东西。”基尔伯特切下一块牛排塞进嘴里。
“谢谢,我还没有饿。”
“不不,我敢肯定你饿了,你上一次进食是在三天前了。”基尔伯特喝了一口红酒,顿时周围的空气变得安静了下来。
三天前就是他遭到他们追杀的时候!
罗尼突然站了起来“我想我该走了。”
基尔伯特顺势想要抓住他,但是被另一只手阻止了“他是我的。”趁他们争执的过程中罗尼赶紧跑了出去,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看到事情不对劲也赶紧追了出去,而亚瑟则是吃完最后一块牛排后小声嘀咕了一句“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然后忽略还在争执的两个人也追了出去。
罗尼在跑步过程中把外套给脱了,他可不想等会儿弄坏外套。亚瑟很快追了上来“你在干什么!?”
“逃跑!我可不想被四个人围攻,如果加上你是五个人!”因为在奔跑中他们不得不加大说话的音量。
罗尼扭动了一下肩膀,亚瑟看见罗尼背后有两个黑色的尖刺冒了出来,后来变得越来越大,亚瑟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尖刺,而是一对翅膀。黑色的翅膀慢慢的从罗尼的背后长了出来,看起来非常的锋利,因为他把衣服就像刀割的一般完整的划开了。
亚瑟看到罗尼的翅膀差不多大了,然后罗尼用力的挥了挥翅膀就知道他准备起飞了,他毫不犹豫的跳了过去抱住罗尼的腿“嘿!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
罗尼先是感到脚上一沉,但是他还是努力的飞起来了“放开我!我可不想杀人!”
罗尼飞的越来越高,亚瑟不得不紧紧的抓住罗尼的腿“你根本不用跑!他们不会真的伤害你的!”这句话刚说完就有一支箭从他们身边擦过,那只是一支普通的箭,他们是不会把银箭浪费在这种地方的,但是就算是一支普通的箭被射中也是非常不好受的。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罗尼有些嘲笑的问着。而亚瑟则是对着下面大喊“嘿!!!我还在上面呢!!!!”
也许是习惯了这种情况了,亚瑟并没有多管他们会不会射到自己了。
罗尼也往下面看了一眼,发现他们就在他们下方不远处。“他们怎么跑的这么快!?”
“你当吸血鬼猎人吃素的吗!?要不然你到诺威那里去吧!他可以帮我们!”
“…”
“拜托!你不能逃一辈子!相信我!他们是好人!”罗尼虽然之前想的是永远离开这个小镇的,但是他的确没有看到他们有很大的恶意,也许稍微沟通一下可以解决问题。
“那么我就跳下去了!!”
“什么!!?”罗尼不知道刚才是不是风太大没有听清楚,亚瑟说要跳下去?他知不知道这里有多高。
“拖着我你飞不快!而且我也不想无辜的被射死!”
“你疯了吗!!?”罗尼现在不能往下面飞一点,这已经是最低的高度了,因为一旦低了一点他敢保证下一箭绝对就会在他的脑袋上。
“没关系!!!我是有…”罗尼感觉突然一轻“天使的祝福——!!!哇喔喔喔喔喔喔喔!!!!”这次是自信过头了啊!!!
罗尼感觉亚瑟真的是疯了才敢这么做。他想往下看看怎么样了,但是这个时候一阵狂风吹来,他不得不躲开气流,等他在看的时候发现亚瑟刚好掉在了一堆棉被上,罗尼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罗尼在空中看到了已经关门的forudsigelser,他选择俯冲下去,这样会快一点,有翅膀的保护应该不会受伤,虽然他们的房子会有一点点的破损,但是他相信他们会原谅他的,他倒是很好奇如果基尔伯特他们坚持要抓他的话他们会怎么办,普通人可是没办法打过猎人的。
砰————!!!
一个巨大的洞出现在了forudsigelser的屋顶,伴随的还有清澈的月光和巨大的尘埃,罗尼就站在月光之下看着周围。
月光照出了这个小屋不为人知的秘密,本来是空旷的只有一张桌子的小屋现在墙边却挂满了闪闪发亮的武器,同时还有五个人拿着不同的武器将罗尼围在了中间。
噢,该死。罗尼终于知道为什么亚瑟要让他来这里了,他也不用担心他们会打不过基尔伯特那群人了。因为该死的这五个人居然都是捕食者!而且他之前还没有看出来!一般的猎人与捕食者都会隐藏自己的身份,因为怕会遭报复,但是一个团队的很少有隐藏起来的,看来这次罗尼是戳破了什么秘密了。
“喔!冷静点!是我!”
“罗尼?”丁马克先站了出来“你是个吸血鬼?”
“显而易见,是的。”罗尼不知道还能不能相信亚瑟了,上一次他把他带到两个吸血鬼猎人面前,而那两个人正在追杀自己,这一次他把他带到一堆捕食者里面,只是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把自己绑起来交出去。
“很显然,你弄坏了我们两层天花板。”诺威好像对这件事毫不惊讶,就像早就知道了一样。
“Well…抱歉…但是这不是重点!现在外面有人在追杀我!”
“没关系!我们会帮你!”丁马克过来热情的拍了拍罗尼的背,就在这时有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丁马克!快开门!”
“抱歉!我们打烊了!”
这时没有声音了,罗尼相信他们并没有走,可能在外面等着。
“亚瑟呢?”提诺走到罗尼身边。
“他刚才从天上天下来了…”罗尼还想说不过现在没事的时候亚瑟就真的从天上跳下来了。
“哇喔喔喔——砰!”
“什!?你是怎么!?”
罗尼看了看亚瑟又看了看天花板上的洞,又望了望周围的人表示自己的不知所措。而亚瑟则是站起来揉了揉脚“好像扭到脚了。”仅仅是扭到而已吗!?这里可有两楼!“他们要撞门进来了!”亚瑟刚说完这句话基尔伯特他们就已经冲进来了。
“投降吧你们!快来臣服在本大爷的脚下!”但是大家只是呆呆的望着他“阿嚏”这时诺威又打了一个不轻不重的喷嚏,好像在讽刺他一样。
“咳咳…”基尔伯特尴尬的咳了两声“好了!快把吸血鬼交出来!”
“嘿!你干嘛总是要抓我!我可没有赏金!”罗尼非常不满的抱怨道,因为一般的吸血鬼猎人只会杀有悬赏的吸血鬼。
“因为你杀了一个人!”
“我没有!我在发现那个人的时候他就已经要死了!”
“鬼才会相信你说的话!”
“我不介意把你变成鬼!”
……
他们两个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就单纯是一场吵架的战争。
“喔喔喔喔喔!够了!你们两个!”
伊丽莎白终于受不了这个吵闹声了,她站到了两个人的中间想要阻止他们。
“男人婆你让开点!”
“下地狱吧你!”
“是吗?我可是非常绅士的,在下地狱前会帮你把住门让你先请!”
……
伊丽莎白无奈的揍住耳朵,她向旁边正在吃东西看热闹的人投去了疑问的眼光像是在说‘你们TMD在干什么!?还不把他们拉开!’,然后他们整齐的回复了一个耸肩的动作。“噢…”
最后他们从口舌之争开始变得还是动手了。罗尼先是将翅膀向基尔伯特挥去,而基尔伯特则抬起一张桌子挡在面前,那张桌子瞬间就被划成了两半。
“我的桌子!”丁马克第一个跳了起来冲过去拉住罗尼“有话好好说!不要伤和气嘛!”
其他人见状也过去把他们拉开。
“别打了!这样我们可没有胜算!而且他也许没有说谎呢!”伊丽莎白拉着基尔伯特把他拖出了门,亚瑟也过来帮忙,但是把他们送出门外后又反回来了。
亚瑟回来的时候罗尼正在收起他的翅膀,他那了一点钱给诺威当做维修费,然后也拉着罗尼回宿舍了。
“你不起没有钱吗?”罗尼披上了他的外套。
“从基尔伯特那里摸来的。”亚瑟掂了掂手里的钱袋“你欠我一个银币。”
“应该是欠基尔伯特一个银币。”罗尼朝四周望了望“现在我们去哪儿?”
“当然是回宿舍啊,你和我一个寝室。”
“你怎么知道?”
“我可是学生会长啊!”
“对了,之前你是怎么追上我的,我明明记得另外两个人更先来追我啊。”
“其实我很擅长跑步的。”
“还有当时你怎么就这么肯定你不会摔死。”
“因为我有天使的祝福。”
“天使给你的祝福有点太多了了吧!”
“祝福这种东西永远不会嫌多,还有,我说过了他们都是好人,不会伤害你的。”
“是不是好人我不确定,但是我知道这个学校没有几个正常人。”
……
罗尼躺在床上思考着这一天都发什么了些什么,先是被拉进了一个奇奇怪怪的部门,然后遇到了五个装成巫师当骗子的捕食者,又碰到了四个驱魔人,还有一个捕食者与半狼人,最后居然碰到了之前追杀他的两个吸血鬼猎人,还有一个巫师猎人和情报贩子,后来发现和亚瑟与阿尔弗雷德在一个寝室。真是糟糕的一天。
还有更糟糕的,就在罗尼躺着休息的时候另一位室友来了。“你们好,我叫保加,是新来的学生。”
——————————————————
保加·莱切科夫:吸血鬼猎人,新手,刚成为正式的吸血鬼猎人不久,没有太多经验。
——————————————————
噢,该死的吸血鬼猎人,不过看样子并没有看出来自己是一个吸血鬼。罗尼转过身去闭上了眼睛。不过还好的是目前只有几个人知道自己是吸血鬼,从阿尔弗雷德的反应看来应该他们都没有说出去。
他现在和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阿尔弗雷德,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吸血鬼猎人,一个什么都不关心的亚瑟在一个寝室,这还有更糟的吗?也许明天早上起来就会有了。

评论

热度(5)